当前位置:首页  心灵气象站

长空心灵气象墙 第五期 开墙啦!

时间:2020-05-01来源:长空学院点击:214

引言

很多同学都是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的。在童年的记忆中,父母竭尽所能,为我们撑起一片天。有人说:“世界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。”我们感激父母、爱父母,希望我们的奋斗能让他们更加幸福。虽然对于一些同学来说,家庭给他们带来了压力,但是他们渴望不一样的天空,也在努力成长。为了梦想,他们挥别了家乡的伙伴,只身来到南京。转眼学期将尽,许多同学已有三个多月未曾见过父母,这周,你有没有向家里打一个电话呢?


心灵故事

01

矮矮的我站在板凳上,在衣柜的顶层寻找着母亲给我买的手串,外婆在外面叫我,说爸妈回来了,我急忙下来,却不料带下了一个盒子,正砸在了头上,正寻思着怎么处置这气人的盒子时,打开一看却是一盒毛线,于是我急忙收起来放回了原位。

毛线,这或许是母亲没打完的吧!还记得小时候最爱在母亲身边打着理毛线的幌子肆意玩弄,每每打结就默不吱声,生怕母亲发现又得挨骂,其实我也知道她从不骂我,每当她看见打结的毛线,总能耐心地将其解开。我最爱看她纤细的手指仿佛精灵般在毛线上跳动,毛线仿佛有了生命,在她的编织下,我就是最大的受益者,各种颜色的毛衣,最爱的还是她织的小披风和围巾。母亲的手在我心里一直都是那么巧,折纸,编绳,绣十字绣……没有她不会的,或许正是因为她的什么都会,我什么也不会。

然而,毛线,这或许是母亲再也不会碰的玩意了吧。那次回家,母亲的一个指甲盖掉了,都说十指连心,我无法想象那有多么疼,听外婆说是被车门给夹掉了。我不忍牵着母亲的手,暗自揣摩着她在外面的日子,她的手变粗糙了,再也没有之前那么细嫩光滑,她的手指好像再也不似从前般那样纤细,母亲的巧手没了,多了的是她的皱纹与白发。

幸福啊?幸福是给身边的人更多的选择,母亲的幸福就是给我更多选择,能够在吃穿用住上选择,能够在方向上选择,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我提供更多的选择,哪怕她的手不再纤细,哪怕她的眸不再明亮。回顾自己,自己又能给母亲什么样的选择呢?现阶段的我只能让她选择辛苦工作,却别无其它,我不愿再做那个懦弱之人,我想给她更多的选择,睡觉时间的选择,休息放松的选择……


长空学院学支小组组长  张司吉  说:

小时日子过得悠游自在,爱看母亲摆弄毛线。巧手翻飞下,一根根毛线织出的成品不仅仅是一件衣物,更是对生活的热情,对孩子的宠爱。孩子在一天天地成长,需求日益增加,因为深沉的母爱,她选择操劳持家,选择辛勤劳苦,选择早出晚归,选择忍下所有疲惫化成的痛不对孩子言说,仅仅是为了给孩子更多的选择,让孩子幸福、自由,让孩子无所顾忌地逐梦、前进。儿时的你无以回报那份无私的母爱,这份无力大可不必用“懦弱”相称,但如今的你已然成年成才,想凭借自己的力量为母亲提供名为“休息”的选择,这颗对母亲关怀体贴的感恩之心让我很是动容。那么,你该如何做出行动呢?不妨将目光放得长远些,现在的你正处在求学求知之时,处在为未来筑基之时,我认为,母亲给了你无忧学习的选择,你便不要辜负,用拼搏奋斗、砥砺前行回报母爱,当你取得了耀眼成就,真正有能力为母亲分忧、让母亲清闲下来时,母亲定会重拾毛线,由衷地为你骄傲!

02

初中的时候很喜欢读刘猛的作品,喜欢《狼牙》;喜欢《刺客》;喜欢《子弹》,也渐渐向往着一段非凡而难忘的军旅经历,渴望手执干戈守卫山河,紧握钢枪保卫人民。

初二那年父亲和母亲吵了一次非常严重的架,当时的我躺在床上,听着从一楼向上刺来的尖锐的吵骂声,心里仿佛有千千万弹雨穿过,血液成了火焰,在他们赋予我的身躯里流淌,折磨着年幼的我。我记得当时只有一个想法:考士官学校,初中毕业就永远离开,士官学校毕业就接着考军校,军校毕业了就去艰苦地区,一个他们找不到、去不了、我也不会说的地方,永远永远逃离这个家。

只可惜初中军检不合格,我从体检室走出,眼上挂着泪珠,心里是破碎的骄傲和幻想,心灰意冷,到那个“我不爱”的家,父亲永远不是一个会表达爱的男人,母亲永远怯懦而软弱,或许也正是这样的环境促使着我去寻求更高的精神世界,我开始大量的阅读,从诸子百家到演义小说,从孔孟老庄到西方哲学,从鲁迅到罗曼罗兰,从托尔斯泰到索尔仁尼琴,从王尔德到肖洛霍夫……

我在书里找到了美好的世界,见到了精彩的朋友,发现了从父亲和母亲那里没有学到的宝贵的品质。

我也发现,我的父母的爱是沉默无言的深情,虽然我并不喜欢他们爱的方式。

后来去县城上了高中,每个月回一次家,终于感觉到了一丝自由自在。我努力学习,也坚持锻炼,做好一切准备冲击国防科大,哪怕要为此复读一年!这三年里我对自己很狠,狠到我的同学们都说“他是个你只有在苏联小说和电影里能看到的人物”。可高考结束了,我的视力还是个问题,而且我不到18不能手术。经历过高三,我还有复读的勇气吗?不知道,但应该是没有的,否则不会选择来到南航。

在南航,在南京,我想念着1600公里外的家乡,可不知道想念里有没有妈妈和爸爸……

现在的我依然渴望军旅,也下定决心,明年参军,不过不再是为了逃离和躲避,我要去新疆,因为那里有我的舅舅站岗过的大漠,有他埋种下的胡杨,有他铺设下的铁道……有他教给我的和军队教给他的——“生命胡杨一样”的真理。

我想从新疆带回一颗“胡杨的种子”,将它埋到南航的土地,用余下三年的精彩细心浇灌,用三年的时间陪它成长,待我与南航相别,它便已长至参天!我想用生与死的残酷淬炼流淌在骨子的浪漫和天真,我想像个真正的男子汉,肩扛起背后的14亿!


站长君说:

我深深地为你自强不息的精神感动,也明白中国大好河山的脊梁正是由铮铮铁骨的军人撑起来的,尽管一千个选择当兵的总有一千个不太一样的情怀和理由,但我仍要为你点赞。

关于原生家庭,我相信大多数人在小时候感叹过“这是别人家的爸爸妈妈”,却不知,也会有人羡慕你家“从外人角度看起来”的生长环境。真正的生活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,反而有些琐碎、庸常,但却真实。

我认为每一个家庭、每一个生长环境,都是平等的,没有高低之分。融洽的家庭固然能让人懂得温暖与爱,但也有人从中学到了慵懒和娇惯;充满争执的家庭固然让你的成长略显“坎坷”,但也能激发你与命运相搏的勇气与野性。家庭只是你的起点,并非你的终点,一切都在于你的心。加油!

  

03

平平淡淡,又是天热的那么快的初夏,对许多人来说,仅此而已。

可是呢,有那么一群人,睡得比狗晚,起的比鸡早,夏至的时长比不过教室白炽灯的光芒,那就是我,我们,即将面临高考,即将开启新篇章的高三党们。

晨曦未普,我们睡眼惺忪。一起在早读课前,风风火火讨论着新在手机上刷到的新闻八卦。简单的快乐就是看到同一则新闻的惊喜连连,是听到了不得的八卦之后的大惊失色而后相视一笑。

曾经,以为那三年很煎熬;曾经,感觉所有的人都是学习的无感情机器;曾经,以为分别离我们还很远。

可是一切来的那么猝不及防,高一的分班分走了那些欢声笑语,拆散了大圆桌走起的大二班。可是一切来的那么猝不及防,老师口中的评讲卷子变成了今年高考卷子。

记忆好像都凝在了栀子花未开的花苞里;住在了余秋雨那本未合上的霜冷长河中;落在了随笔本上红色的圈圈中。

成长的岁月里有过争吵;有过背叛;有过不欢而散;有过默然离场;有过欢笑;有过放纵;有过泪水;有过一往无前;有过放手一搏……但这就是青春啊,是我们最珍贵的青春啊!

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青春如此平平淡淡的度过,但谁说青春一定要轰轰烈烈呢?
仅此献给我的高三。

站长君说:

高三,是一场事前无限遐想、事时疲惫厌倦、事后惊心动魄的经历。这场经历,大多数人都体会过,都感动过。高三,之所以能让人铭记一生,是因为它不仅有着拼搏的符号,还有着相聚与分离的符号。

我相信大多数人在高考决定生死的那两天,都铆足了一口劲,考试做着做着、考完歇着歇着就过去了,充实、而又略显平淡无奇,甚至还有的内心毫无波澜。反而是在尘埃落定之后,大家吃最后一顿饭,这时候明明结局已定、毫无悬念,但却心中波涛汹涌,无限感怀。

人的一生都是由无数分分合合组成的,但是为什么高三,却如此令人难以忘怀。可能是小学、初中的时候很懵懂,大学、参加工作之后变得麻木。只有在高中这个花季,刚刚好。


心灵感言

成年人有四面八方的压力,结婚生子赡养父母;成年人有无法分享的无奈,接受自己可能不被喜欢不被认可,接受自己奋斗几年依旧平凡。成年人有说不出口的心酸,奔波劳碌的速度赶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,丧失了不顾一切表达喜欢的勇气。


有时,人生就是没办法预知结局,即使你知道了全部的过程。所以只能做最坏的打算,尽最大的努力。


据说人悲伤的极限是5天,很多烦恼,其实都没什么大不了,只是你在那个情境下,在那种心情里,庸人自扰罢了。所以,无论发生什么,先善待自己,时间一过,世界自然会好。


心情就像衣服,脏了就拿去洗洗,晒晒,阳光自然就会蔓延开来。阳光那么好,何必自寻烦恼,过好每一个当下,一万个美丽的未来抵不过一个温暖的现在。


你的人生不会辜负你的。所有那些转错的弯;那些流下的泪水;那些滴下的汗水,都会让你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。


心灵好歌


最近比较烦》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李宗盛、周华健、品冠

在中国乐坛上,有这么一个组织,它是它是台湾第一家本土唱片公司;它是继全球五大唱片公司进驻台湾后,现存唯一一家本土唱片公司;它是你我成长的纪录和记忆的轨迹;它是华人音乐的里程碑与希望。它就是滚石唱片。罗大佑、周华健、李宗盛、张信哲、张国荣、梁静茹、小虫,多少巨星都是从这里出来的。

但是,哪怕是辉煌一时的滚石唱片终究也有劫难的一天,随着滚石唱片在台湾、香港、韩国、马来西亚、印尼各地开分公司,最高峰时1200多个员工,签了200多位艺人,浮华的背后,危机诞生了,随着成本的大幅提高,但新的增量却没有出现,导致滚石唱片开始走下坡路。到了19951996年,滚石赔得一塌糊涂,甚至周转都成问题,有时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。

就是在这种艰苦的形式下,李宗盛、周华健、品冠创作并演唱了这首《最近比较烦》,以一种调侃的语气,笑看这世间的失意与坎坷(顺便调侃一下滚石唱片的老板“老段”),虽然以“比较烦”出发,但是李宗盛在最后给出了一个光明的尾巴“家是我最甘心的负担”,无论怎么赔,他们都能挺过去,滚石永不会倒下。